創客風潮 : 第三次工業革命 將從家中展開

0
5276

《創客:新工業革命》是克里斯·安德森的第三本作品,向來擅長算準發書時機的他這一次仍沒有失手,恰好選在了公眾最為關注的時刻。

2006年,他發行了他的第一本著作,《長尾理論》預測了數位行業,網站和大眾媒介的未來。 2009 年,他的《免費:商業的未來》向媒體行業敲響了警鐘,提醒網路下載將會影響其價格和銷量,而隨後我們就目睹了報社的倒閉,唱片公司改變戰略轉而從演唱會和優質唱片中牟利,並像安德森在書中建議的那樣免費向公眾開放一些唱片內容以作為誘餌吸引購買。

他的第三本書正好出版在關於 3D 列印新聞層出不窮的時候。今年,美國一個槍支製造商用它製造出了確實能夠射擊的塑料槍支。幾年前,一個小型的玩具飛機被打印了出來,更有甚者,有消息說一些大的公司,例如波音,正在試圖應用3D列印機打印真正的飛機的零件。幾個月前,奧巴馬甚至批准了俄亥俄州立大學建立 3D 列印研究中心來支持鋼鐵產業,以此試圖將這個產業從中國和海外其他國家吸引回美國。

在這本書中,安德森也透露了一個新的重大消息:下一次工業革命正在發生,而發生的地點並不在實驗室,也不在公司中,而是在千千萬萬普通人的家中。這本書將人們的目光聚集到一群新的發明者身上,他們被稱為創客,一群自己動手的業餘創造者。

這些創造者已經有了​​屬於他們的真正強大的工具,例如 3D 列印機、3D 掃描儀、CAD 工業設計軟體和雷射切割機。這些工具與過去的業餘愛好者的諸如小型電鋸、小型金屬研磨機和特殊膠槍一類的工具完全不同,它們使得發明者們能夠直接將數位藍圖打印成實物。

對於安德森來說,這是一次重大的飛躍。有史以來,個人第一次能夠應用軟體和工具來創造原型,正如公司發明和創造原型然後送到工廠去批量生產一樣。事實上,3D 列印機已經存在了30多年。但是直到現在人們才有能力花 500 美元左右的價格把它買到家裡。現在,任何人都可以印出他們自己的發明,從塑料杯到玩具、飾品,甚至是家具。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這些​​發明者現在可以通過網路直接聯繫到工廠來批量生產他們的發明。在過去只有通過公司授權工廠才可以完成。

現在,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工業家。而在過去,只有富人,或者是像愛迪生、福特那樣的發明者才可以。科技降低了進入門檻。

安德森同時預言創客革命會改變低人力成本的趨勢,而轉向高度創新。工廠會更加跟緊市場,更多的產品將會透過私人發明者小批量生產出來,而市場將會越來越壁龕化。這個趨勢有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效果,「逆全球化」,從而將製造業重新帶回西方。家庭手工業的選址將會更加靠近市場,而非廉價勞動力的資源聚集地。東方世界的廉價勞動力的黃金時期已經過去。 20世紀是價格的戰場,而 21 世紀卻是創意的戰場,西方顯然更有勝算。

電子產品和逆全球化或許是無聊的話題。但安德森,前《連線》雜誌主編,是寫這本書的不二人選。這個月初,安德森放棄了他的高報酬的傳媒行業,轉而變為全職企業家,經營他自己的 3D 機器人公司。這個公司現已創立五年,市值達幾千萬美元。

五年前,安德森試圖發明一些機器人給孩子們作玩具。他在網路建立專家社區,然後把這個愛好變成了職業。透過他的線上社區,他發現了許多可以構造出色模型的專家,也找到了可以為他提供零件的供應商。於是,他不再從公司那裡購買成品的機器人,而是生產自己的機器人,最終開創了他的事業。利用線上社區,安德森找到了商業夥伴和僱員,結識了後來成為他公司管理層一員的一個十九歲少年。他說創客革命為人們提供了新的工作機會,網路社區讓創意者有了更廣泛的平台,員工們可以通過網路遠距離工作。

創客革命同樣意味著新的籌資方式,參與創客革命的公司可以運用群眾投資模式直接從個體投資者處集資,或者採取提前預定的方式,不用再像以往那樣必須等待風險投資者的青睞或者求助銀行。 「在過去,你需要創意、技術、產權和認可你的產權的工廠。而現在,你只需要一個創意,你並不需要技術來創造原型,因為你有 3D 列印機、雷射切割機和數位應用工具;你也並不需要產權,你與你的線上社區共享這個創意;你也不需要執照,人們可以上傳同樣的創意方案。」

創客革命只是時間的問題。當數位可以變得不再昂貴,世界變得更加全​​球化,網路更加覆蓋化,過去依靠經濟壟斷的投資者的日子就不會像現在那麼好過。書中舉了一個關於安德森的祖父弗雷德·豪澤的例子。豪澤是瑞士移民,是好萊塢的一名錄音裝置機械師。利用晚上的業餘時間,他在車庫車間發明了一個自動噴水器,甚至註冊了專利號,之後賣給了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後來利用這個原型發展出了新的產品,得到了巨額利潤,而他的祖父只獲得了一點點微薄的專利費。

安德森在書的第一章裡寫到,「豪澤並不屬於這家工廠,他們並不需要他。我的祖父可以在自家的車庫裡發明出一個自動噴水器,但是他不可能在車庫裡建一個工廠。為了讓他的發明投入生產,他必須獲得一個執照以引起製造商的興趣。而這不僅十分困難,也意味著他對自己的發明失去控制權,掌握生產資料的製造商才是最終的決定者。安德森說網路和這些數位生產工具可以降低行業的進入壁壘,讓發明者與接收小額訂單的製造商直接接觸。所有發明者都可以越過公司,直接和工廠聯繫,製造他們自己的原型。」

安德森在書中預言了幾件事情的發生。 「首先,現在的公司都致力於取得大量生產所創造的規模效益,而創客運動會使得小規模生產變得同樣高效。這意味著,生產從此不再需要選址於工業樞紐,它可以在任何地方進行。例如你有一個家庭手工業,你可以讓製造商們到你那裡去考察,然後把成品賣到全世界。」之後,價格也會隨之發生改變。

更加普遍的目的化生產的引進會降低生產成本,使得產品供應鏈變得更加創新,靈活,低人力風險,低運輸成本,更不用說低政治風險。 「製造商的選址將來會更多的向市場的位置靠攏。這意味著全球化的低成本區將從東方移到西方」。再之後,創意,而非成本,將會決定最終的勝利者。

安德森關於創客的概念正逐漸被人們接受。哈佛商業評論最近發表了一篇基於安德森的想法的關於創客革命的文章。 「逆向全球化已經開始出現」,他補充說道,「只依靠低成本勞動力的國家最終將會遭受損失。」他指的是中國嗎?這個世界工廠,低價勞動力聚集地? 「我認為中國不會遭受損失,但是很多國家會。我說過,中國不僅有低的成本,同時有好的創新」,安德森說,他曾經透過馬雲的阿里巴巴在中國為他的公司找到機器人零件的生產商,很多中國的私人企業也是他的競爭對手。所以說,中國最終會平穩渡過,而那些僅僅有便宜勞動力的國家並不會。 「如果一個國家只擁有低成本,他們會越來越常面臨與機器人的競爭。人力會越來越貴,而機器人會越來越便宜。」但是創客運動不僅僅會為西方帶回更多的工作機會。開放的資源平台和創意共享會為任何國家任何個人提供更廣闊的競技場。

普通用戶或許並不完全懂得他們的工具,但是這些極客們完全不是書呆子,他們是擁有企業家精神的鬥士。他們挑戰自我的極限,用3D列印機、雷射切割機和線上軟體向大公司發起挑戰。這是一個人人都會為之振奮的主題。

他強調說,創客運動更傾向於分享創意和開放資源,儘管它看起來與個人知識產權是相矛盾的概念。安德森曾經因為在他的第二本書中抄襲維基百科的內容被起訴。他之後承認並在最新的版本中進行了更改。同樣值得一提的是安德森在他的作品《Free》的宣傳期對大眾開放了免費下載。迄今為止這本書已經在亞馬遜上被免費下載了 20-30 萬次。安德森不是反華主義者或民族主義者,這位曾經駐紮在香港,專攻亞洲商業的前《經濟學人》編輯將所有的經濟中心都視為世界經濟體系的競爭者。他是典型的資本家。他強烈反對壟斷的貿易保護主義,將自己的產品創意放到公共平台上,並認為中國的盜版者幫助他改進了產品。本質上說,這本書的作者是一個資本家,一個科技支持者,他很願意看到私人和小型公司與大公司的競爭。

讀者們卻可能提出更多的問題。如果人們互相分享和抄襲創意,未來的創造力和專利法將會如何發展?如果創客運動更加強調自動化和用機器人取代人工勞動力,那麼逆全球化對就業問題還會有幫助嗎?作者的觀點具有普適性嗎?會不會只是用於小型的 DIY 市場? DIY 發明者該怎麼保證產品的特殊性和質量?這些問題都需要時間來解答,書中並沒有給出答案。至今,我們也還沒有從現實中獲得明確的答案。正如安德森所說,我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努力的去實踐,然後看看答案是什麼。

從他的第二本書《免費:商業的未來》的情況來看,安德森的推測是部分正確的。數位產品確實變得便宜了,但是最後生存下來的並非絕大多數都是那些願意免費分享一部分數位資源的公司。像華爾街日報和蘋果公司那些執著而強硬地向消費者們收取高額資訊創意費的公司反倒更加受歡迎。然而,安德森對於他想要傳達的信息十分明確而堅定,他最大的觀點是世界和普通人會擁有更多的選擇,變得更加的自由,科技也將更加的民主。

好的書籍就像是好的電影和好的藝術品,它會讓讀者們思考,懷疑,質疑,甚至幻想。 《創客,新工業革命》就是這樣的一本好書。讀完它,人們會有很多思考,或許有人會質疑,也或許會立即有人開始研究 CAD 工業設計軟體或者購買一台 3D 列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