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創業公司 Spawnsong 想要成為專注單曲的 Kickstarter

0
563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音樂創業公司了。而 Spawnsong 是一個全新的初創音樂平台,在這個已經充滿競爭的數位音樂市場中,Spawnsong 的生存策略是專注於一個非常狹窄的領域:單曲。

為了實現一個更加細化的市場定位,Spawnsong 的目標音樂甚至是還未完成的歌曲。這個平台的基本想法是讓音樂人將自己製作中的歌曲片段上傳,讓將來的購買者或者粉絲試聽這些即將推出歌曲,並判斷自己是否喜歡這些歌曲。

然後他們可以選擇對這些歌曲片段進行評論,如果他們確信自己真的非常喜歡某一首歌曲,他們可以對該歌曲進行預購。當歌曲完成之後,購買者只需完成全額支付就可以獲取該歌曲。

每首歌曲的預購價格為 1.23 美元,購買者在預訂時可以獲得歌曲的詳細支付資訊,完整的支付會在歌曲正式發布後進行。 Spawnsong 的商業模式基於對歌曲預購款的分成,該公司表示他們仍在研究分成的比例是多少,因為這點還要根據他們與支付服務提供商 Stripe 對「更合適的條款」的協商結果來決定。

對於希望尋找新酷音樂的樂迷來說,Spawnsong 的發展模式讓他們可以更加接近音樂的前沿,它可以說是一個發現未來金曲的平台。

這個概念最終會成功還是失敗這點還有待觀察,不過看來樂迷們在尋找未來金曲的路上將要篩走許多垃圾音樂。但是至少你在尋找好音樂的過程中不需要在每首歌曲上花費大量的時間,因為上傳到 Spawnsong 的歌曲片段的時長限制為 42 秒。

Spawnsong 是新晉創業者賈斯汀·金(Justin Kim)的創意,他今年 25 歲,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經濟學系。 Spawnsong 的想法是他在去年 12 月的時候想出來的。他當時在電視上看到 Daft Punk 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專輯的預告廣告,這個廣告當中含有歌曲《Get Lucky》的 15 秒試聽,他從中獲得了 Spawnsong 的靈感。他表示自己也很喜歡這種欣賞音樂的方式。

「通常來說,我聽完一首歌的前 23 秒就可以判斷出自己會不會喜歡這首歌。」他表示,「在這個時代推廣歌曲的正確方式是為聽眾提供一個片段的試聽,而不是讓他們以更低的碼率聽完整首歌。」

「我們的競爭優勢在於內容的緊湊性,」他補充道,「這點可以讓用戶以更加快捷的方式發現音樂,我認為這是未來人們消費音樂的方式。Pandora、Spotify、Grooveshark 這些都是用來聽老歌的,Spawnsong 提供的是全新的音樂感受。」

金用自己的想法說服了家人,並獲得了他們提供的 30,000 美元啟動資金。這筆資金被用於聘請自由工程師(通過Hacker News 網站),讓他們開發出 Spawnsong 的平台。該平台在今年3月1日已經上線。

根據金的說法,Spawnsong 的競爭對手是 SoundCloud 和 Bandcamp 這類型的服務,當然還有 iTunes 這個巨頭。不過這些現有的競爭對手都沒有專門提供預購未完成歌曲的平台,因此他覺得自己找准了機會。

當然現在已經有一些眾籌平台提供了類似的服務,讓人們可以試聽即將發布的音樂,併購買一些尚未推出的作品。而且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已經有專門針對音樂人的完整服務。

不過大型的集資平台的目標通常在於資助音樂人製作更大型的作品,比如說大型專輯或者 EP 專輯,而不是單曲(而且它們也不是只針對音樂,它們還涵蓋了其他各種各樣的項目)。

從整體而言,Spawnsong 關注的是一個更狹窄的領域,因此也更加專業。金表示 Spawnsong 的目標是成為一個發現新音樂的平台,樂迷建立的播放列表上面都是最新發布的歌曲。

「SoundCloud 的志向非常的宏大,他們的目標是網羅所有類型的聲音,而不僅僅是音樂。Spawnsong 的目標則明確得多。」當被問到如果其他現有的音樂平台也增加了讓音樂人展示歌曲片段,並對未發行歌曲進行預售的功能,Spawnsong 會不會被排擠出市場時,他作出了這樣的回應。

「我認為一個專注於尋找和收聽新歌曲的平台是消費音樂的理想方式。Spawnsong 是我驗證這個假設的一個試驗。」他補充道。

金已經將這個平台建立起來了,他現在要做的是吸引音樂人和樂迷的到來。這個網站現在只有為數不多的內容提供者,而且很明顯它需要一些真正的營銷手段來驅動足夠多的內容,這樣才能吸引更多樂迷的加入。

金表示他打算向 Y Combinator 申請下一輪的資金,「積極尋找」籌集到200萬美元的啟動資金的機會,這些資金將會用於支付 Spawnsong 所需的市場營銷費用。毫無疑問,這家初出茅廬的創業公司有著許多的「如果」和「但是」,不過也不是每個創業者在起步時都可以輕易找到風險投資人的。

正如 Spawnsong 的目標內容的特點一樣,這個平台現在可以說也是「一個半成品」,這是金對它的看法。

「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它在11個月之後會變成怎樣。」他補充道。

至於他到時看到的是一個怎樣的景象,我們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