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boutWe:一家改變了線上約會模式的交友網站

0
828

會網站層出不窮,但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真正有創意的約會網站非常少。相比之下,HowAboutWe 則是一個獨具特色的約會網站,它更加注重約會本身的趣味性。HowAboutWe 創始人 Brian Schechter 和 Aaron Schildkrou 透露,公司剛獲得一輪1500萬美元的投資。

在各種約會網站大量湧現的今天,究竟是什麼使得投資人願意大筆投資這家創立只有一年的創業公司呢?HowAboutWe 的與眾不同點究竟在哪裡呢?很多用戶在使用其他約會網站時都會感到尷尬,因為這些網站很難關心用戶的真正興趣,而更關注用戶的各種人際關係資料。HowAboutWe 則不一樣,它更加關注約會本身,用戶資料都是次要的。

HowAboutWe

當你頭次打開 HowAboutWe 網站時,你會發現網站的首頁分成兩部分,供你挑選,左邊專為單身人士而打造,右邊則適用於情侶。頁面的右上角是統一的口號:「Get together. Be together.」

當 Aaron 對頁面結構進行設計完善時,他說:「我記得當年右上角寫的是『Fall in love, stay in love』,當時我被真正打動了,這令我感到非常驚訝。在那麼一瞬間,我清楚意識到我們公司的核心使命是什麼,那種感覺很真實,感覺就像是與那些人在面對面進行交流。」

這一神奇的瞬間開啟了 HowAboutWe 的新篇章。現在網站的兩部分既各自獨立又相互統一。自2010年前期在紐約上線以來,在 HowAboutWe 訂購約會服務和情侶服務的用戶已經達到 230 萬人,其約會網頁已經面向全美及全球 30 個國家推出,而情侶網頁已登陸西雅圖、芝加哥、舊金山等城市,近期又覆蓋了洛杉磯。公司的募集資金已達 2230 萬美元,目前擁有全職雇員 85 人。

公司的 30 位元老先前都沒有科技或商業背景。他們二十多歲時,普普通通地在學校學習,想著課程安排,並試圖「改革美國教育體系」,正如 Aaron 所說的那樣,他們從沒有想過要做什麼「大展宏圖」的事。

創始人描述,HowAboutWe 萌芽於對消費者網路力量的認識,借鑒了用戶因婚戀網站的使用方式所產生的深深不滿。「線上約會是需要明確考慮很多問題的,在這一點上,它經常被不真實的點擊量和個人圖片資料的無盡瀏覽替代,這對我們和我們所考慮的年輕一代來說,毫無吸引力可言。」 Aaron 說。

HowAboutWe-Aaron-Brian

本是好朋友,現在又是聯合創始人的 Aaron(左)和 Brian(右)從孩提時代就認識。Aaron 在波士頓的高中教書時,他的好朋友是華盛頓的一名老師。在2009年的夏天,兩人都辭去了工作,打算創辦一家消費者網路公司。他們為日後成為科技企業家做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他們卷起鋪蓋去了歐洲,用兩個月的時間在土耳其和巴爾乾半島地區遊覽。對此,Brian 說:是為了「騰出一些真正的腦部空間,以便深入思考網際網路的未來。」

那時,Twitter, Groupon 和 Foursquare 進入全盛時期,距離 Facebook 的首次公募還有三年。兩人不切實際的旅程未能產生任何可行的想法。「我們的各種想法都被自己的實用主義瓦解。」Aaron 說(他認為創始人的首要任務是尋找「殘酷無情的現實與理想」間的平衡)。直到他們回到波士頓,某天在 Brian 父母家周圍散步時,HowAboutWe 的想法從數月無情的自我批判中冒了出來。「為什麼沒有一個真真正正關於約會的約會 App 呢?」

其它的約會網站,例如 Match.com 和 eHarmony,太過強調線上部分。Brian 和 Aaron 覺得現實才是約會的真正發生地,應該把重點轉回現實。此外,他們認為網上約會從被唱衰到成為主流,正是一個轉折點。起初,他們在 Aaron 的媽媽家工作,用自己的積蓄維持運轉。2010年的春天,他們從天使投資人、朋友和家人那裡募集到了啟動資金,並離開波士頓前往紐約。HowAboutWe 開始上路。

在上周一的下午,我與兩位創始人一起坐在公司三間辦公室的其中一間裡。我身後是堆滿免費食物的廚房,這是現代創業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可供選擇的食物有餅乾、薄脆餅和薯片;花生醬和全麥麵包;奶酪,冷盤和由 FreshDirect 送來的有機水果。雖然成立不到四年,但 HowAboutWe 的待遇很不錯。

Brooklyn startups

我們的開篇話題是二人所熟悉和感到親切的:老師和 CEO 的相似性。留著短鬍子的 Aaron 帶著黑框眼鏡,深色的頭髮中有著星星點點的灰色,穿著一件藍色的毛衣,袖子卷到了小臂。他的聲音放鬆,但眼神炙熱。他說,有人覺得教書是失真的、漸進的,並且不夠縝密,這是一種錯誤印象。在波士頓科德曼學院特許學校教書的最後一年,他在學生也可以登錄的線上評分系統,給其他同班同學打 10-20 不等的分數。在一篇未發表的文章中,Aaron 寫到,「孩子們已經對查分上了癮。我基本上為我們師生間建立了一個即時指標指示板。」

他將類似對數據的迷戀帶到了 HowAboutWe。「每個早上我都能得20分」他說,並給我看了他手機裡一個功能測試的結果。當公司想要知道一個新的網站功能或設計能否被用戶更好的接受時,它將運行一個對一些用戶開放某種功能,對其他人開放其他功能的測試。盡管 Aaron 自己保留了絕大多數的細節,但他說這些測試比表面上許多網際網路公司都在使用的 「紅按鈕和藍按鈕」測試更加有效。

在他的文章中,Aaron 在課程安排和產品設計、鼓勵學生學習和激勵員工工作間畫了一條平行線。為了看到成效,教師和企業經營者都需要注意觀察關鍵指標,不斷衡量自己的進步。他認為二者的工作都是孤獨的,因為無論你多支持你的員工,在一天結束時,你只能靠你自己來檢驗成效。「如今這個社會,教師不再那麼體面了,教師工作的特點和你所希望了解的 CEO 工作非常相像,」他寫道,「在這個使 CEO 感到困惑的社會裡,CEO 的工作也更像是個教師。」

每個星期天,HowAboutWe 的創始人都會給每位員工各發一封電子郵件,以此來回顧過去的一周,並對接下來的一周進行暢想(Brian,像是八卦裡樂觀的陰,負責海外銷售和市場;而負責產品和設計的 Aaron 更像是憤世嫉俗的陽。一些員工能同時收到他們兩人的郵件)。一些郵件關注特定的目標或項目,而其它則是「關於工作和生產力的哲學沉思」,一位員工這樣告訴我。

一名老師永遠不會停止教課。Michelle Dozois 在 2010 年的 6 月成為公司的第一位雇員,她說早些年間公司的會議經常晚上在中餐館裡召開,那時,她的老板也是她的室友。事實上,他們還是鄰居。Brian 和 Aaron 將這一傳統視為非正式的公司領導發展計劃延續下來,現在他們仍經常帶著核心員工出去聚餐或是喝一杯。

他們已經適應了以學生為導向的學習方法,課堂上,教師讓學生把握方向並決定什麼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這種方法一直被延伸到了公司的會議桌上。HowAboutWe 的總結會,或是說「回顧」,是企業文化的一塊基石,通常圍繞三大主題進行:進展順利,進展不順利和需要調整的事。在「回顧」上,員工們從零食短缺到欠佳營銷文案實例暢所欲言,而且全員參與。

HowAboutWe 的聯合創始人有一個共同的信念,即他們有責任讓工作對員工而言是有意義的。「員工們把他們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花在你的公司裡工作,而一個人的生命又只有那麼長,」Aaron 在他未發表的文章中寫道,「所以每個人的工作經驗都應該是可轉換的。而你作為 CEO 的工作就是讓它實現。」

HowAboutWe 本身正在經歷著一場變革。上個月,公司又成立了生活方式媒介網路部和廣告部。作為這場變革的一部分,HowAboutWe 收購了成立於1997年的致力於愛情和文化的線上雜誌 Nerve,推出了 Swimmingly ——一家為情侶打造的獨立網站(「生活駭客遇見家居設計。」Michelle 評價道),以及 Famously,它側重於娛樂和名人。以前是單身人士部落格的 HowAboutWe 的長期約會報告,和 Nerve 一樣,有了大改造。

Michelle Dozois

Michelle 從公司的社區經理做起,後來陸續換了幾個職位,現在是編輯部總監,負責內部發展,手下有17名部落格主和編輯,以及眾多的自由職業者。一旦開始招聘新員工,Michelle 就試著遵照 Brian 和 Aaron 的例子。「他們要雇傭的是有想法的大腦,而不是狹隘的特定角色。」她說。

心腦合一是使 HowAboutWe 成為站在現代愛情時代精神頂端的一家成功的網際網路公司的秘訣(Brian 曾經執著於 HowAboutWe 的 logo 應該設計成一對情侶在屋頂跳舞)。這一路走來,有些努力失敗了,譬如 Flrty,一個 Facebook 上的 App,因為太多的垃圾郵件投訴,最終被 Facebook 關閉。「我們很多次想再次推出它,但始終被 Facebook 的反垃圾訊息系統攔截,不見天日,」Aaron 說,「所以我們就徹底關閉了它。」但是公司的核心使命不曾改變。

「沒人和你談論愛情,但你肯定會有想陷入愛情的事實:與你生命中的某人瘋狂相愛並廝守在一起。」已經身陷愛情多年的 Aaron 說,「這也許是你生命中能做的最酷的事,我們只是打算把它講出來。」